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暖教育

徐希明的博客

 
 
 

日志

 
 

在那艰苦的岁月里  

2012-11-12 13:20:51|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新西方)

扬州新西方辅导学校是2010年我和张广杰联合创办的。她只存在短短的三年,就消失了。张广杰没有主动告诉我这一消息。可能是怕我心里难过。毕竟新西方辅导学校是我们花费许多心血才建立起来的,虽然她没有长大,没有实现我们当初的美好愿景。还有一点,当我离开新西方时,我是把我的股份赠予张广杰的,并签了协议;我鼓励他好好把新西方办下去;如果有一天新西方非常成功了,我也会感到高兴的。而且我当时开玩笑说:“新西方现在都是你的了,你不用担心做大后,我再问你要股份。”

我想他放弃也是出于无奈,或者感到非常渺茫、郁闷而放弃的;也可能有点不忍心,或有点鸡肋情节。这正应了新东方王修文校长的话:“你要想走的的快就一个人走,若要想走的远,就成立一个团队!”

或许是因为张广杰一个人走的太寂寞了,而又迟迟看不到希望的曙光,只好无奈放弃。

创业的路困难重重

创业者创办培训学校时,无论学校大小,起点都是差不多的,经历的困难也是差不多的,付出的艰辛也一样多。这与你是否有收获、收获多少无关。

一开始,我们二人骑着电动自行车围绕扬州城转悠,无论是顶着烈日,还是冒着小雨,目的就是寻找合适的地方或寻找生源地。一看到墙上有出租房子的信息,必过去仔细看看,或打电话询问一番。

场地的装修问题,也只能是因陋就简,能省则省。我们自己买涂料刷墙,自己组装桌椅,自己铺地板革。在铺地板革时,张广杰一不小心,用刀子差点穿透了我的手掌。因此,我调侃说:“我为新西方流了第一滴血。”

还要去贴广告、散传单。没少受白眼和驱赶。因此,我们选择是在深夜贴广告牌,一人骑着自行车,一人扛着一个凳子,像幽灵一样,在各个小区活动。有些广告牌,不久就被撕掉。我们毫不气妥,晚上继续做。

还要和工商、城管、公安周旋。我们的一个大广告牌,因为市容问题,装上撤下,撤下又装上。城管说:为了迎接扬州市某某活动,你们的广告牌必须暂时撤下一个月,等活动结束了再装上。我们只好如此。其他的规定还有许多,不怕你想不到。

由于不具备办学资质(50万元启动资金),我们只好挂靠在一家培训机构名下然后我才打出新西方旗号,开始招生。很惭愧,这家外语培训机构的名字,我已经忘记了;只记得好像是某某英语沙龙。老板是一位很精明能干的女人,我们租她的房子,她允许我们用她的旗号;还记得她说若遇到麻烦,她可以帮我们摆平。

还要和住户邻居打交道。不能影响别人休息,不能影响别人午睡。想起来有些悲哀:我们做教师时也是每天都午休的,自从办这个辅导学校。我们很少有时间午休,而且有时必须趁着午休时间,匆忙从一个校区赶到另一个校区(说明:我们当时只有两个校区)。

我们虽然很小心,但有时难免会和邻里产生纠纷。记得有一次,张广杰洗衣服时忘了关水龙头,结果把楼下房间浸透。房主一开始要求我们陪钢琴、陪装修。张广杰因此和他们吵了几架。我只好给人家说好话,说我们创业不容易,才刚刚开始,没有多少钱。商谈了好多次,最后赔了1500元。房主拿了钱当时直摇头,只好认了。

记账时,我把这1500元纳入办学成本。张广杰感到很不好意思,说:“我的失误,本来我该自己承担,叫你受连累了。”我说:“别客气,既然我们已经在一条船上,这点算什么。即使你将来像宋某某那样,犯大错进去了。我也一定会不惜任何代价,把你捞出来。”他非常激动的说:“你太看低我了。我会犯那样的错误吗?”我回答:“等我们做大了,一切皆有可能。你现在也别唱高调。”张广杰的老婆在一旁听了窃喜。

学生的笑料

由于空间太小,或者说主要是为了省钱。我每天晚上都是睡在教室里,张广杰夫妇住在一间狭小的卧室内。

我把四张双人课桌并在一起,上面铺一床棉被,这样感觉就很好。张广杰起初过意不去,说:“委屈你了!等我们有钱了。一定租一间酒店。”我说:“别客气,我也这么想的。这比睡在地板上强多了,许多创业者一开始不都是睡的地板吗。我打算这样住两年,最多住两年。两年之后我们一定住到酒店里或在扬州拥有自己的房子。若两年后,我还睡课桌,说明我们是笨蛋!”

我们一直不让别人知道我们这样艰苦的条件。尤其是对学生和家长。因为我们认为那有损于我们新西方辅导学校的形象和品牌的建立。我想许多成功人士也是如此吧,一旦成功了,就会把一切都公开来,向社会、向公众忆苦思甜。

但我们的秘密还是不小心被泄露了。有一次,一个学生来的特别早。我们8点上课,他6点半就到了。他说是因为家里有事,只好早来。我还没有起床,因为睡得很晚,每天我必须等学生都走了,然后把课桌并起来,才可以休息。

为了不怠慢学生,我立刻起床,但没有来得及收起被子,就去给学生开门。学生站在一边看着我收拾,很是惊愕,问:“老师,您怎么这样睡觉?”我只好撒谎说:昨天晚了,不想回去,将就一夜;还故弄玄虚:我住的地方比这好多了。

以后,这名学生经常在课间进行展示:打开衣橱,让同学们看我睡觉的被子;非常生动得讲解我睡觉的事情。据说,这成了他娱乐同学们的必修课。

我起初不知道,后来,另一名女生告诉我:“老师,你把某某轰出去!他又在演义你睡觉的事,而且特夸张:他6点半就在教室读书,你一丝不挂得在课桌上睡觉。”

我起初感到很尴尬,后来感觉这也没什么。所以,为了纪念这艰苦的岁月,我把这些拍了照片,放在博客相册中;一是纪念,二是激励自己,也激励其他刚刚起步的创业者。

做了一回大厨

生活上我们也是精打细算。为了能吃的好一点,或者说为了省钱。我们每天都自己做饭。我的课比较少,于是我主动承担买菜做饭这一工作。我对张广杰说:“现在,我们艰苦些,等我们做大了,也没时间做饭了,天天到饭店吃。”

每顿饭一般是10元的肉或鱼,然后是4到5元的青菜、豆腐等。平均成本每人5元。我把这些都记在一个本子上。张广杰看见了,说:“你记这些干什么?你记了我也不看。我邀请你合作,是让你来做总裁的,不是让你记这些柴米油盐的账目的。”我还是坚持记录,我感觉我们一开始就应该建立一个规范的制度和程序。当然,我离开后,这些可能都被张广杰扔掉了。但我现在仍然记得东北大米的价格是1.98元每斤,扬州蔬菜的价格奇贵(或许是菜市场太豪华的缘故吧)。

儿子的夸奖

为了营造和谐的生存环境,我们也做了许多公益,比如楼道装上电灯,各处贴上提示标牌。我对张广杰说:“我们要得到社会的认可,融入社会,一开始就做公益,不要等有钱了才想到补上这一课,会被人笑话的。”

我们也抓住一切机会,能借的东风绝不错过。2010年扬州鉴真国际半程马拉松比赛,我们组织了自己的团队,有自己的旗帜、有统一的服装。为了服装,我们也费了许多周折。我的一名同学专门从临沭为我批发服装。印字时,由于太少,别人不接单,或无限期拖后;而我们等不起。所以,我只好到处打听求教怎样在服装上印字。我委托别人做了一个版,自己买来颜料和工具,在家里自己摸索着做。我9岁的儿子对此事大开眼界;他是这一印刷过程非常忠实的观众,并夸奖我:“爸爸真厉害,还会在衣服上印字!”听了这句话,我感到自豪,也很心酸:这不是出于无奈吗。

经历既是财富。仅以此文纪念新西方!

 

                                   徐希明

                                  2012-11-8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