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暖教育

徐希明的博客

 
 
 

日志

 
 

正确看待这次评师活动  

2013-11-25 13:03:44|  分类: 管理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希明

本次评师活动已经结束。可以说这一活动既有科学的一面,也有不足。这些鲜活的数据应该引起我们的思考,应该成为一面镜子。需要提醒的是不管结果如何低,不要对孩子们“还以颜色”。因为我们是成年人、是老师,我们不能愧对这一称呼;不然我们枉读几年书。

你还记得你的童年吗?是不是老师不够温暖,让你受到了委屈?那么今天你更应该善待你的学生。不然,就像鲁迅先生所说的“大人向小孩瞪眼,小孩向更小的孩子瞪眼,民族还有什么希望”。宽容一点吧,从你开始、从现在开始,因为你从事的是一项非常重要的、非常神圣的工作,你的一言一行都对孩子的影响非常深远,你有可能成为他们生命中的贵人,成为他们心中永远的神!

下面一些问题确实该引起我们的注意。

第一、班主任的得分普遍偏高,尤其是高年级,有的班竟然是100%,而英语、音体美微机竟然是0。我这里没有别的意思。我们要向获得100%的这两位老师祝贺。他们非常敬业,值得尊重,对这一殊荣受之无愧。

孩子们是天真的。高年级学生普遍选择语文、数学老师,而对音体美等不屑一顾。不是他们太势利、太功利,是我们的整个社会风气如此。“语文重要、数学重要,音体美等不重要”。本来他们都是一块洁白的画布,是社会这个大染缸把孩子染成了现在的颜色。

第二、有的老师带多个班,比如英语、数学老师。他们做班主任的班级给他们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高度认可;而只代课不做班主任的班级竟然报以0票或1票。这正常吗?到底我们的教育怎么了。

第三、某些低年级班级,对语文、数学两位班主任老师并不怎么认可,创造了0票的记录,而对音体美微机老师非常喜欢。当时的场景是他们大喊:“我喜欢音乐老师、我喜欢美术老师, ……  我不喜欢语文老师,我不喜欢数学老师。”用世俗的观点来看是不正常的;但说句实在话这才是正常的,这才是儿童内心世界真实反映。

我担心是我的调查方式有问题,或学生们搞不明白“语文”和“语文老师”。我也认真解释了,但也没加任何引导或暗示。

我分析原因。评价前的一两个小时,两位班主任正好不在。班主任在孩子的记忆中已经消失;或者说孩子们已经把班主任给忘了。看来我们的孩子只能对一事物保持短暂记忆,就像水面上的涟漪,稍纵即逝。所以,我们教学时必须有耐心,哪怕十遍一百遍;直至形成深刻记忆。

这一结果对两位班主任确实残酷,也很无奈。但这确实是孩子内心世界的真实表达。

我们的教育只关注学生的分数,学什么考什么,不考科目就是副科,可有可无。这能怪孩子不投票给音体美老师吗?爱屋及乌,难道我们的孩子真的那么喜欢主课老师吗?

我也对这两位老师的结果感到难过。她们人生之路或许从来没有0的记录,这次怎么就是0呢?难道所有的心血都付诸东流。她们做的工作哪里去了?

用辩证法解释:事物只是停留在量变的过程,还没有达到质变那一步。记住,0前面可以添加任何数;只要你愿意。

在结果公示之前,我曾告诉两位老师:这个结果确实有点出乎意料,但这是事实。你们可以推翻我的调查结果,再来一次相同的调查。你们有这样的权利和机会。结果一定是上升(不是0),但不会很高,最多和另一个平行班级持平。同样,另一个平行班级也不是很高,他们也可以重新调查,但结果一定是下降。

这两位老师非常大度的放弃了这一机会。我们应该为我们的老师感到自豪,我们的年轻老师不再脆弱,我们的团队在进步。

第四、还有一个班级情况有点特殊。语文数学英语三位老师,英语老师独得60票的一半(30人每人2票),剩下的一半被另外两位老师瓜分。音体美等老师只能作壁上观。而这位老师也可能感到非常郁闷:在这个班独大,另外代课班级的收获却寥若晨星。

这些问题,我们以后一定要改变。

还有两件小事应该引起我们的思考,我也为这两件事感到悲哀。

一件事是,当孩子们填写评价表时,有的学生眼睛瞟向窗外,有的用手捂着评价表。这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细节。为什么我们的学生填写评价表时眼睛会无意识地盯着着窗外呢?他们担心什么呢?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公开得评价老师(或同学),就在阳光下、操场上,以举手的方式表决,那该多好呀!

另一件事是,当我调查完一个班级,刚刚走出。学生们立刻拥到老师跟前大喊:“老师,我选了你。”“老师我投了你一票。”我没有看到我们的老师的表情如何,也不知他们的内心世界。

评价老师就是评价老师。为什么孩子们要这么说、这么做呢?是发自他们内心的真实情感吗?是谁“教会”了我们的学生这么说、这么做?

我们经常听到抱怨:中国没有民主的基础,没有宪政的基础。那么民主的基础在哪里,宪政的基础靠谁来建造。

当孩子们们评价老师可以不用看着窗外、可以不用手捂着评价表时,就是中国的民主宪政之日。而这一切都要靠我们教师去改变。

陶行知先生曾说过:教师的职责就是改造社会。改造社会首先必须改造儿童。因此,我们做教师的任重道远。

评价时,我们反复强调不用写自己名字和班级,但还会出现上面的情况。难道我们不该让学生评价教师;是不是这小小的评价表就像潘多拉魔盒,承载的太多。若真的如此,我突然有一个设想:下次评师活动结果一出来,何不把学生们召集在一起,用这些评价表点燃一堆篝火;在这个寒冷的的冬夜,让这微弱的火光映红孩子们的笑脸、温暖这个世界。

 

                                                  

                                             20131124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