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暖教育

徐希明

 
 
 

日志

 
 

随记二篇  

2013-02-01 20:24:24|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希明

寻找搬运车

北京的年底毕竟像旧历的年底。我围绕方庄市场附近转了一大圈,也没有见到一个搬运车,不论人力的,还是电动的。连收废品的三轮车也看不到一个,要在往日,市场周围、小区门口到处都是。或许他们都很明智的提前回家过年了;不然,和春运凑热闹,绝不是什么好事。

我们学校的寒假课马上就要结束了。我必须提前联系一两个平板三轮车,把桌椅从临时租借地再运回原处。家具城附近是有机动车辆的,但起步价至少是200元,甚至不包括搬运。而我们的桌椅是要搬到四楼,且没有电梯。

我转了一圈,一无所获,突然想起去他们的居住地看看。这些地方一般都在隐蔽处,城管管不到;大多是用铁皮搭建的板房。这样的地方据说也是租借的,既做存放货物的库房,也做住处。

我在方庄市场后面一处铁皮房子前看到一辆平板三轮车,非常高兴。靠近了仔细看,并用脚踩踩轮胎,看是否可以载重。

突然,从铁皮屋中出来三个人:一对夫妇和一个男孩。他们正在整理什么,从他们脏兮兮的手上就可以看出。

这对夫妇看起来很苍老,大约50多岁;或许也可能只有四十多岁吧,生活的压力往往使一些人看起来更老,用新东方老俞的话说长的很“急切”。

我从开着的门(姑且叫门吧)看进去,里面有许多成袋的饮料瓶、成捆的纸板,靠近门的地方有一个漆黑油腻的液化气罐,上面放着一个黑乎乎的炒锅。

他们问我干什么。我说想租他们的三轮车。他们面面相觑。我仔细解释:我是老师,要把桌椅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距离不远,但要搬到四楼。他们问我桌椅重不重。我说我一次可以搬运两个,原来就是我自己搬下来的;现在,我没有车子;所以想顺便雇他们搬运。最后我说:“你们给个价钱吧!”他们夫妇俩算计了一会,男的不敢说,女的最后说出一个我不敢相信得数字:50元。

我实在没有勇气再去砍价;若那样就太没有良心了。我认为应该是100元才合理。因为他们的同行大都回家了,生意很好;但他们竟然如此实在!

上次是我们学校自己出人出车搬运的,折腾了大半天,一直忙到到晚上8点多;包括饭费、两台车的汽油费,花费不下200元,还费了四个人工。

我记下了他们的电话号码,离开了。

                                           2013/1/30

搬运桌椅

今天一早就下着小雪。我非常担心会越下越大;所以学生一离开,我立刻联系他们,免得雪下大了,无法搬运。

结果来的是两个男孩,一个18岁,一个14岁。他们是河南人,14岁的孩子正上初一,是从老家来北京和父母一起过年的。他说他父母过年不回家了,可以收很多废品,生意很好。是的,这是收废品的黄金季节:过年了,辞旧迎新,该扔的,该换的;还有许多礼品,都有厚厚的包装。据说18岁的男孩,在北京也有工作,但他不肯说,只是说放假了临时过来帮忙。

但我有些担心:他们是否能做好这件事,因为叠放桌椅是有技巧的。所以,我必须指挥他们,确切得说是带着他们干活。

在租借地有一层电梯。我负责把桌子搬进去。为了挡住电梯门不让关闭,我有意用身体挡着。那个小男孩很惊诧,想把我拉开。我说:没事,这是安全的;这样电梯就不会立刻关闭了。看来,他是在农村长大的,很少到大地方呆过。更可贵的是他竟然担心电梯门会挤伤我。同情心在这个社会越来越少,几乎成了奢侈品。我竟然无意在这个河南小孩身上发现了。

装好车,我们用绳索一道又一道的捆好。我是担心桌椅掉下来,或车子翻了。一是可能伤害他们;其次担心砸了富人们的宝马奥迪,那会惹大麻烦的。

年小的孩子蹬着三轮,我和另一个孩子在车子两边,防止车子重心失衡;就这样一路小跑。那两个孩子头上直冒热气,我也是汗流浃背。我是万万不敢让这两个孩子单独走路的。不然,我会抄近路从小区穿过。

折腾两趟,用了4个多小时,我们才完成任务。两个孩子跟在我身后,三轮车落在一边。我说:三轮车不要了。两个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欲说又不敢说。终于大孩子开口了:给我们的工钱。原来如此!我说:放心,回学校,你签了字,我再给你工钱。我在想:他们是不是被骗怕了。难道这点工钱还有拖欠、赖账的吗;现在的社会也难怪!

原来我对一些小商小贩等是没有好感的,他们总是缺斤少两,能骗则骗,能赖则赖。自从见过这对夫妇和这两个孩子,我对他们的看法改变了。其实他们也不是天生就这样,是生活的压力使他们不得不这样做。还记得鲁迅笔下的闰土吧:少年时的闰土天真淳朴,到了晚年,竟然把几个碗碟埋在草木灰中运回去。这能怪他么。是什么使他发生如此之大的变化呢?

他们到我们的办公室。我让他们坐,他们也不敢坐,规规矩矩的站着。我给他们找了钱,写了发票。

赵秀兰校长看了这两个孩子,非常同情。问那个大孩子他们家收瓶子多少钱一个,然后又问保洁员宋大姐平时卖瓶子多少钱一个。对我说:徐老师,既然价格相同,以后我们宋大姐收拾的瓶子可以优先卖给他们!

两个孩子高高兴兴得拿着工钱离开了。他们还要去运回父母收购的东西,据说今天收获颇丰。这也是今天他们的父母没有来,派他们两个毛头小孩来的原因。

望着他们兄弟俩骑着三轮车很快消失在暮色浓浓的雪霭中,我只能由衷的祝福他们全家在新的一年里好运!

                                          2013/1/31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