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暖教育

徐希明的博客

 
 
 

日志

 
 

【转载】罗宾森:思考教育要用农业思维  

2014-03-15 09:33: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肯·罗宾森概括了使人类生活繁荣的三大关键原则 ,而现行的教育文化又如何与其背道而驰。他以风趣幽默、激动人心的演说告诉我们,如
  何逃出目前教育所面临的“死亡谷”,如何以开放的文化氛围培育年轻的一代。
  肯?罗宾森质疑现行的教育方式,引导人们对教育体系进行深刻的反思。他领导了英国政府的1998年创意和文化教育咨询委员会,对创意在教育系统以及经济体系的重要性进行了深入研究。因在这方面的突出成就,2003年他被封为爵士。
  《名利场》杂志评价,“如果要问我们的教育危机什么时候达到临界点,那很可能是罗宾森爵士2006年的TED演讲被上传到Youtube的那一刻。在幽默而深刻的19分钟里,他提醒着我们一个残酷的事实:我们的学校未能认识到创造性的重要,我们没有为下一代准备好未来的挑战。”
  这个最受欢迎的演讲几乎没有幻灯片,没有道具,没有任何夺人眼球的技术演示,他甚至不太在台上走动。但你仔细研究下它的论题,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它会引起广泛的共鸣。
  随着科技和互联网的发展,谷歌和维基百科构建的知识体系正在颠覆人们解决问题的路径,而人们的学习模式也随之改变,TED上的不少教育演讲者都开始反思始于一百多年前维多利亚时代的现代教育体系,这个体系强调读写和记忆的训练,采用标准化的学校学习方式,是为工业化社会培养合格员工的。
  以前,这种标准化对个人创造力和个性的伤害并未被普遍重视,而未来社会不再需要大量标准化的工人,对个人创造性和独立思维能力的需求越来越高,教育却还是滞后不前,这引起了教育先锋者的普遍焦虑。
  在那个演讲里,罗宾森将矛头指向整个现代公立教育体制——公共教育成为高等教育的孵化棚。我们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都是要培养我们成为好的工作者,而非有创意的思想家。那些充满着好奇心、能量充沛、坐不住想象力充沛的孩子们被忽视了,甚至被指责。
  “我们把孩子分为两类,一是会做学问的,二是不会做学问的。第一类人去了上大学,第二类去了技校或中途退学。我们怎么能说一位擅长舞蹈的少年就不如一位善于写作的他的同龄人呢?”他说。
  他认为,人的智能是十分多样化的,长期以来,人们以一种工业化的方式来管理学校,这是扼杀天性的。相反,我们应该用农业化的思维模式来思考教育。每个学生都是活生生的个体,学生不是产品,而是有机体,他们要找到适合自己生长的土壤和气候,作为农民,任务是保证种子拥有最佳的生长环境。
  今年,肯?罗宾森在TED做了一场名为《如何逃出教育的死亡谷》演讲。演讲中,他概括了使人类生活繁荣的三大关键原则,而现行的教育文化又如何与其背道而驰。他以风趣幽默,激动人心的演说告诉我们,如何逃出目前教育所面临的“死亡谷”,如何以开放的文化氛围培育年轻的一代。
  ◇演讲全文◇
  12年前我移居到美国,和我的妻子泰瑞和两个孩子。事实上,说真的,我们只是搬到了洛杉矶,还以为到了美国。(笑声) 不过,从洛杉矶乘飞机到美国,用不了多长时间。(笑声)
  12年前,我刚来到美国的时候,当地人给我讲了许多东西 ,像“美国人不懂讽刺。”你们也有这种想法吗 ? 这很荒谬,我踏遍了美国的山山水水,却从未找到任何证据来证明美国人不懂讽刺,这属于一种文化迷思,就如同说“英国人很矜持”一样。我真不知道人们为何会这样想,英国曾侵略过每一个与其不期而遇的国度啊,但是说美国人不懂讽刺确实与事实不符。其实,我只是想让大家知道,别人在背后是怎样谈论你的。在欧洲, 你离开客厅时,人们会说。幸好,没人当着你的面讽刺。
  在我偶然听说“不让一个孩子掉队”这条立法时,我就知道了美国人是懂得讽刺的。想出这条立法标题的人,就很懂得讽刺,难道不是吗?因为数百万的儿童被撇在后面了,我从中看到的是一个并不招人待见的名号:“数百万的孩子掉队了”。显而易见 ,具体有什么计划呢?我们把数百万儿童撇到后面。这就是它如何运作的,而且效果不错。
  在美国的部分地区,60%的孩子从高中退学,在土著美国人社区,达到80% 。有一种看法是,如果这个数字较少一半。那么在未来的十年里,可以为美国的经济创造近万亿美元的净利润。从经济角度看,这是一笔好买卖,对吧?但我们应该这样做吗?实际上,要大量的投入才能肃清辍学危机所造成的损害。
  但辍学危机仅仅是冰山一角。没算在内的,是那些人在上学心却辍了学的孩子,他们不喜欢学习,无法真正从中获益。
  其原因,不是我们没有投入足够的钱。在教育领域,美国比大多数国家,投入了更多的资金,班级人数也更少,每年都有上千条立法提案尝试改善教育制度。问题是,我们走错了方向。
  有三条法则可以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繁荣,而现行的教育文化却与之相抵触,多数教师教得辛苦,学生学得痛苦。
  第一条法则是,人类天生彼此千差万别。
  请问一下,在座各位多少人有孩子,孙儿辈也算, 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呢?剩下的即使没有孩子也见过别人的孩子。(笑声)到处都有小孩子,我要跟你们打个赌,我肯定能赌赢。如果你有两个以上的孩子,我打赌,他们一定是完全不同的个体,不是吗?难道不是吗?(鼓掌) 你绝对不会错认,对不对?你可不会说“你是哪一个,提醒我一下,我和你妈妈要采用些手段,像彩色编码系统,这样我们就不会搞错了。”
  “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所提出的教育政策,是基于一致性而非多样性。这种政策是在鼓励校方以成绩的高低,这种狭隘的方式,来为儿童的能力定位。“不让一个孩子掉队”这条立法的一个影响,便是将公众的视线限制在被称作STEM学科的焦点上(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
  它们是很重要。我不是驳斥科学和数学的重要性,正相反,它们是必需的。但不是全部,真正的教育应当给予艺术、人文和体育与STEM同等重要的地位。
  据估计,如今的美国有大约10%的儿童被诊断出患有注意力缺乏症的一些症状,即注意缺陷多动障碍。我不否定有这样的病症存在,只是我不认为这种病会如此盛行,如果你叫孩子坐上几个小时,做低级的文书工作,他们会不安分,这并不奇怪 。(笑声)(掌声)大多数的孩子,并没有心理问题,他们只是在忍受童年的煎熬而已。
  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我也有过早期的童年生涯, 并经历了整个历程。广泛的课程可以使孩子们取得最出色的成就,可以展示出他们多方面的天分,不局限于小范围 。顺便提一下,艺术之所以重要,不只是因为它能够提高数学成绩;艺术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表述着孩子们的天性与本质。
  第二条法则是拥有好奇心。
  如果你能燃起孩子心性的好奇之火,绝大多数都可以主动学习,无需外援。孩子们天生就会学习。是激发或是扼杀这种天赋,对孩子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好奇心是取得成就的能动力。我这么说是因为,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当前的教育文化影响了教师的专业化程度。
  无论是世界范围的教育体系,还是国家内部的教育机构,都不如优秀的教学团队,教师是学校能否取得成功的命脉,教学是需要创造力的职业教学,要有适当的创作,因为它不是单纯的输出。
  教师的工作不仅仅去传递所接收到的信息,优秀的教师的确要这样做,但同时他们还会指导学生的学习,激发学生的兴趣,挑起学生的热情,赢得学生的关注。看吧,总而言之,教育讲的就是学习,如果没有学习就谈不上教育。人们花了大量时间去谈教育问题,却从来不讲学习。教育的主旨就是引导人们去学习。
  我的一个朋友,是老朋友了——他本身也很老了, 已经去世了(笑声),恐怕最老也不过如此了。他是个很了不起的人,是位出色的哲学家。他过去常谈到做事与从中获得成就感两者之间的不同。有些事你会去做,但 不一定有所成就,就好比节食,这是个非常典型的例子。你看他,他最近在节食。他有瘦一些吗?没有啊。教学和节食很像,你可以说“那就是黛博拉,她在34号教室授课。”
  但如果学生没从她那学到任何知识,她就可能只是从事教学这项工作,但并没有真正的完成它。
  教师的职责是令学生学习得更容易,就是这样。我想,部分原因是,因为当下的教育文化主要关注的是考试,而非教学。
  如今,考试很重要,标准化考试很有影响力,但它不应该作为教育文化的主导方向。相反,考试应该用于诊断问题,并且,用于帮助改进。 (掌声)如果我去做个医学检查 ,我当然要做些常规检查,我想知道,同大众标准值范围相比,我的胆固醇含量在什么水平,我不想参考那些医生随便编出来的数值。
  但这些考试应当对学习有利,不应该像常表现出的,是阻挠学习的热情。当前教育的文化核心,不是激发好奇心,而是要求服从。
  我们的孩子和教师都被鼓励,遵循常规算法,而不是激发想象力与好奇心。
  第三条法则是,人的生命具有与生俱来的创造力。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有不同的人生履历,我们创造不同的生活,我们一边经历着一边享受着,这是作为人类通用的生活模式,这就是为什么人类文化如此有趣、丰富 充 满活力。其他动物也可能拥有想象力和创造力,但明显又没那么多。不是吗,难道跟人类一样?你可能养了条狗,你的狗也有可能情绪低落,但它不会去听收音机乐队的音乐,不是吗?它不会拿着酒瓶坐在窗前凝视远方,你问“要不要出去散散步啊?”它回答“不用了,我没事。你去吧,我在这等你。记得拍照。”
  我们的生活就建立在这种无休止的经历上,设想着其他的选择,其他的可能。而教育的一个作用就是唤醒并开发人们的创造力。
  相反,我们的教育文化是标准定型的。其实,不是非得这样做,不是的。在芬兰,传统优势教学科目有数学、科学以及阅读,我们只知道他们在这些方面做得很好。因为这些科目通常都是要考试的。这就是考试引发的一个问题。人们会忽视同等重要的其他科目。
  在芬兰,教育工作是这样的:人们并不执著于这些学科,他们的教育很全面,包括人文、体育和艺术领域。其次,在芬兰没有标准化考试。我是说,几乎没有。即使有,也不会是那种叫人要一大早起床守在桌旁学习才能通过的考试。第三,最近我出席了一个会议,对方来自芬兰,是的的确确的芬兰人,一些美国人像芬兰人问 道:“在芬兰,你们怎么应对辍学率?”他们当下看起来很困惑,然后说,“我们那没人辍学。为什么要辍学呢?如果有人遇到困难,我们会很快地联系他们,帮助他们,甚至支持他们。”
  有人会说“要知道你不能拿芬兰同美国比。”的确不能,芬兰人口大约只有五百万,但可以拿它同美国的一个州来比较,在美国许多州的人口比芬兰的要少。我去过美国的一些州,那里就我一个人(笑声)。这是真的,还有人告诉我走之前要锁门(笑声)。但是世界上所有的高效体系用在美国身上,很遗憾,通常作用都不明显。
  作为整体而言,做法之一是,(芬兰)他们将教学个性化,他们认为学生是学习的主体,教育体系要做到吸引他们,引起他们的好奇心,他们的个性以及创造力。这样才能让学生主动学习。第二种做法是,他们为教育行业造就了崇高的地位,他们意识到要改善教育水平,就要选择优秀的教员,并给予他们不断的支持以及专业化的 发展。
  投资教育专业的发展不是单纯的花费,他是有收益的。所有在教育方面取得成功的国家都深知这一点,无论是澳大利亚、加拿大、韩国、新加坡,香港还是上海,他们知道事实就是这样。
  第三种做法是,他们帮助校方知道他们的责任所在,并且要求校方负起他们应有的责任。
  大家可以看出这与我们教育体系中的指挥和控制模式差异巨大,但这的确是某些教育体系的真实情况。中央政府或州政府认为他们是最好的决策者,他们会告诉你做什么。问题是人们不会在立法机构的会议室里进行教学,而是在教室和校园里,讲授者是教师,受教者是学生,若要夺走他们的决定权,教育体系就无法正常运行。政 府必须把决定权交还给人们(掌声)。
  美国的教育工作还是很出色的,我得承认这一点。尽管在这种教育文化下却不受其干扰,就像有人总是逆风航行。我认为原因就是当前的许多政策都是基于对教育的刻板印象。他们认为教育就像一种工业流程,只要有了更好的数据便有更好的发展。我想决策者会有这种想法,源于这样一种观点,如果我们将数据调整得足够精准, 整个体系在将来都会运转得很好。
  其实不会的,永远都不会。因为教育不是机械化的系统,它是人性化的,它的主体是人。想学习的人,不想学习的人,每一个辍学的学生都有自己的理由,源于每个人不同的生活经历,或许是觉得学习很无聊,或许认为学的的东西无关紧要,也或者是他们发现这些与校园以外的生活相矛盾。大潮流始终存在,但每个人独特的故 事,同样存在。
  最近我在洛杉矶参与了一个会议,被称为可选择的教育方案,策划这些方案的目的是要让孩子重新接受教育。他们有些共同特征,个性化程度高,对教员支持力度大,与社区联系紧密,课程广泛多样化,这些课程方案往往将校内和校外的学生都包含了进来,而且都很奏效。有趣的是,这些被称作“可选择性教育”。想想看,环顾 世界所有的证据都显示,如果我们都这样做,那就不存在选不选择的问题了。
  所以,我想我们应该采用一种不同的说法,我们应当认识到这是个人性化的体现,在一些环境下人们可以取得成功,有些却不能,毕竟我们都是有机的生命体。而校园文化绝对是我们最根本的成长要素。文化也是个有机的术语,不是吗?
  离我家不远处,有个地方叫死亡谷,死亡谷是全美最热最干旱的地带,在那里没有任何生物可以存活,因为那里从不下雨,所以,它叫做死亡谷。2004年冬天,死亡谷却下起了雨,短时间内降雨量达七英寸。2005年春天,那里出现这样一种景色,整个死亡谷铺满了鲜花,持续了一段时间。这证明了一点,死亡谷并非没有生命,它只是在休眠,地表下潜伏的种子待条件成熟便伺机而发。有机系统内,只要有适当的环境,生命的出现不可避免,这是自然规律。
  你选择一个地方,一所学校,一个市区,你改变环境,让人们对可能性有了不同的感受,对希望有了不同的期许,机遇也更广泛,你珍稀并重视师生间的情谊,你给予人们自主权来发挥创造力,革新他们的成果,学校里曾一度缺失这种盎然生机,卓越的领导者清楚这一点,在教育体系中领导者的真正作用,无论在国家级、州级还 是校级上,其真正作用不是也不应该是指挥和控制,领导者的真正作用是控制教育的风气,制造一种充满可能性的倾向。如果你这样做了,人们便会追随实现你预料不到、也不曾期待过的成果。
  在此引用本杰明富兰克林的一句格言“世界上有三种人,第一种人雷打不动,得不到是因为他们不想要,他们力求不变;第二种人,伺机而动,他们认识到改变的必要性,准备去做,;第三种人,先发制人,他们主动让事情发生。”如果我们可以鼓励更多的人去做,那将成为一场运动。如果这场运动有足够的执行力度,从最好的 角度来看,那将会是一场革命,而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