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暖教育

徐希明的博客

 
 
 

日志

 
 

我的学生们,你们现在还好吗?  

2017-07-11 22:39:55|  分类: 工作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学生们,你们现在还好吗? -  徐希明 - 温暖教育

        钱辰济来汝州青坪学校,支持学校夏令营工作!

            ——我的铁杆学生钱辰济

钱辰济是我在新东方教的学生,我其实只带他一年生物课;但这么多年,我们一直保持联系,虽然现在已经八年没见面了。

我之所以称他为我的铁杆学生,主要是因为我们思想上有相同之处,经常讨论一些问题、可以形成共鸣。

这又不得不回忆起在新东方、在扬州的美好时光。我2006年去新东方,带高二理科生物和高一两个班的会考生物。当时高中只成立两年,还没有高三。

在评价老师时,高二理科班对我的评价很高,但高一的两个班给我评价很低,这样一平均,我的学生评价分数最低;我差点没有信心教学了。当时,我很苦闷,但不知具体原因。

是钱辰济告诉我其中的秘密:高一同学大都认为我是笨蛋、是一个拿着假学历来新东方应聘的老师!

造成这一状况,我有很大的责任。一位同带生物的女老师请假半个月,让我替她上课;临走时,她已经给学生发了学案,给我一份答案,让我给讲解。我的错误是:没有备课,直接就进课堂了。我认为我一直是带理科生物高考的,高一的这点问题还不是小菜一碟。

我先把答案抄到黑板上,开始按答案讲题。结果,答案错了三个。但我固执的认为参考答案还能错了么?那场景简直惨不忍睹!我上高中时,也曾遇到过类似的一幕:一位老师拿第一套题目答案讲第二套题目。越讲越不对头:老师也惊愕、学生也惊愕,怎么回事呢?一位同学说是不是弄错了。记得那位老师很自信的说:错什么错,参考答案还能错,有意见到厕所提!讲了好几个题目,老师才再次检查答案,发现是拿错了答案了。

于是,这个班的学生认为我是笨蛋,后来高一年级四个班级重新分班,整个高一的学生都对我有了看法。以后上课,有的学生不再听我讲课,自己看课本。

另一个原因是,王修文校长在学生大会上说:有一位高中老师拿着假学历来新东方应聘。(但王修文校长没说,没聘用这位老师)

所以,学生们就想当然认为:我就是那位笨蛋老师。

对于这一情况,我一直不知道;直到钱辰济告诉我,我才明白。但这一状况一直困扰着我,影响着学生、领导对我的看法(个别领导经常说,你看学生对你的评价)。既使08年我带的高三考了全校第一、扬州市第二,获得高考奖1.7万元,也没有改变我的尴尬处境。

钱辰济告诉我:其他同学都认为你是笨蛋;但我通过仔细观察,怎么看你都不像笨蛋;这样对您不公平!钱辰济还建议我要重塑形象,及时改变这一状况。我说:算了!刻意为之,不是我的风格!随它去吧!这也算是对我所犯错误的惩罚。

其实,该反省的是我:这不愿学生,都是我的责任!不备课怎么可以上课堂?我也深刻接受这一教训,以后坚持:先备课,再上课堂;学生做的题目,我一定先做一遍再讲解。即使后来做了管理工作也如此;再忙,也要抽出时间备课。尤其对于新出的模拟题,更是仔细审题,因为都是人编的题目,难免会有错误或不合适的地方。而且不同水平的学生会有不同的理解,我们要站在学生的位置思考。

在费县大唐学府,我的老师王勇基校长曾夸赞我:希明好样的,做校长了,也不忘备课!

在北京学而思的教科研中心创意组工作时,主要任务是编辑创新题目,需要从网上下载一些原创题目来改编。经常会遇到类似情况。若出错,罚钱是小事,面子丢不起!一位同事告诉我:老徐,别较真了,遇到错题或有争议的问题,直接毙掉,重换一个题目!于是,我接受了这位同事的建议;看来退一步则海阔天空!

当四年后,我离开新东方时,校长对我例行谈话;王修文校长问我有什么话可说。我说:王校长,为何您在学生大会上说,有一位高中老师拿着假学历来应聘呀?

王修文校长说:为何提这个话题?我说:学生都一直认为那个老师就是我!即使与我无关,您在学生面前说这一信息也不合适呀?

王修文校长说:确实不合适!我忘了告诉学生,我们没有聘用这位教师;这样的老师,新东方能接受吗?王修文校长对此也感到很惊诧!

通过这件事,我和钱辰济因此成了忘年交,成了超越师生关系的朋友。即使后来不带钱辰济课了;钱辰济也经常找我交流一些学习上的问题、个人成长上的问题。他告诉我:他父亲也是一位很有思想的人,经营一家纺织厂。我在新东方网站发表一篇文章《只有感动员工的企业才能感动世界》,钱辰济把此文推荐给他的父亲阅读。他的父亲又打印出来,让股东和管理层学习。后来,他专门邀请我去他父亲的工厂参观,和他父亲交流。我和他父亲谈教育、谈企业管理。现在只记得他父亲说的关于现代企业的两个要素:一是不要任用自己的家人,二是不要用狗看大门;不然就永远走不出家庭作坊模式。其他内容都记不得了。

另一件事,是钱辰济考上南京大学,请老师喝酒。钱辰济是学文科的,按道理理科老师是不该参加的;因为只带会考,贡献不大。家长也会去邀请理科老师,但理科老师都委婉推辞了。我是唯一一个参加的理科老师。这种情况很少见,也很搞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徐希明好喝酒,是不是垂涎四星级酒店的美味!

其实,钱辰济邀请我多次,他的父亲也专门来邀请我,绝非客套。而且钱辰济说过一句话:徐老师,这次您若不参加;我和我爸一定另找时间,还在这家酒店专门请您!

我怎么好意思让钱辰济再破费几千元专门在四星级酒店请我吃饭!于是就去了,但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其中的原因。

钱辰济后来经常来学校看我。即使后来我离开新东方,他去美国留学,我们也一直电话、QQ沟通。无论我到哪座城市,他都关注着我,要去看我;但一直没有成行。这主要是因为我工作不稳定,不能在一个地方长期固定下来。

最近,他和我联系:徐老师,今年暑假,我要去看您,重述师生之情!我说:不要过来,我已经从费县大唐学府辞职,正在找工作的路上;做职业校长的,为了一份工作,说不定要到哪里,甚至到天涯海角。他告诉我:无论您到哪里做校长,我都要去看您!

我很感动,也很欣慰:在我找工作的路上,还有一个学生一直关注着我。

当我到汝州青坪学校时,告诉他这一信息,并告诉他:学校正组织夏令营;这里不是大城市,条件艰苦!他很高兴:我正好可以去体验生活,支持您学校的夏令营工作,教授英语口语;再叙师生之情!

从教20年,能有这样一个学生,足矣!

当然,我在此没有轻视其他学生的意思。还有许多学生,我们的师生关系也很好;只是我经常换地方、换手机,逐渐失去联系。其次是可能每个人都忙于生活,所以逐渐相忘于江湖。

在临沂,记得送美澳最后一届高三,学校已经宣布暑假停办、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我还是按部就班的上课。一次课后,一学生走到讲台前,说:徐老师,我想对您说一句话!我一愣,说吧!他激动的说:我认为您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老师!

这句话使我感到非常温暖!这届学生也没辜负我,我所带的两个实验班成绩在临沂市遥遥领先。正是这两个班的成绩,把我送进了新东方!

在北京,一位家长要送给我一套羽绒服,我没接受。因为我已经收了学费,怎好另外接受别人的礼物。在北京的冬天,大多数人都穿上厚厚的羽绒服。这学生看我穿的很单薄,所以告诉她的妈妈。或许就这一件事,我在北京四年没有感到北京冬天的寒冷!我离开北京多年,她妈妈还给我发春节祝福。

在北京,偶遇一位四川学生,我对他已经没有任何印象了。我是08年暑假去四川灾区做高考前(当年四川高考推迟一个月)的短暂支教。我问他在哪里读书。他说是成都航空航天大学,学机械的。我问了一句非常外行的话:将来开飞机?他很惭愧的说:对不起,老师!我将来修飞机!我感到很尴尬,于是鼓励一句:好好干!将来开个飞机大修厂!后来,我收到他的一条短信:老师,我会努力的!将来我若开飞机大修厂;您的飞机享受终生免费维护!

在罗补,一位学生到办公室给我一个纸条:“老师,若我以后有钱了,一定办一所学校,请您去做校长!”

在扬州,一位女学生更是可爱。我在课上讲生态农业:用粪便生产沼气,用沼渣养猪。她立刻站起来:老师!你这样做,对猪不公平!课下,她为此找我抗议多次。我说:教材不是我编写的。她说:您该想想办法改变呀!这事弄得办公室同事感到很搞笑!他们笑话此学生纯真,笑话我迂。

在南阳,有一个三年级的小女孩叫潜柯均,她告诉我:徐校长,你这么残忍!让一个七十多岁的老爷爷干活;我一看见他干活,就感觉“心痛”!我很少听到一个三年级的学生能说“心痛”一词。可见这事对她影响之大,也反应她内心的纯真善良。

对于这事,我很无奈,这位老先生是我们学校的勤杂工,负责打扫厕所和整理校园。他原来是一家学校的董事长,因为借款无法偿还,学校被查封抵账。他说其他地方嫌他年龄大不愿接收他。为了生活,他到我们学校来做勤杂工。我若不给他工作,更是残忍吧!潜柯均后来又找到我:校长,你只给他发工资,别让他干活,好吗?我可以把自己的几千元压岁钱拿出来,我再发动班级的同学,把零花钱拿出来,给他发工资也可以!

我曾专门和潜柯均的妈妈交流过此事。她妈妈说:这小妮天生就是菩萨心肠!在家一看到她爷爷奶奶干活,就批评我!说爷爷奶奶年龄大了,不该干活!

我后来给潜柯均建议:我们可以让他干的慢点;课间休息时,你可以发动同学们帮助他拔草、捡石头。你也可以从家里带来一些好吃的,比如巧克力呀、火腿肠了,给老爷爷,这样他干活就不累了!

从学校老板沦为勤杂工,落差很大的,那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当潜柯均等帮他干活、或把零食送给他时,感动的他热泪盈眶!

我们在九隆学校的门楣上贴着陶行知的名言:爱满天下!可以说是适得其所了。

……

这些心存温暖的学生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温暖了周围的人,温暖了整个世界!

虽然,有些学生,以后我可能不会再见一面,但我会记得他们,因为他们用幼小的心灵温暖了我的内心,温暖了我的世界!

因为我的漂泊不定,许多学生都不再联系,记不得了。这都是我的缘故。

其实,话又说回来,我对我的老师,不也是如此吗:教过我的许多老师,我都不再联系了,更谈不上去看他们了!惭愧!

但我相信我的老师们会理解我的,因为我要生活、要生存;为了生活,我不得不到处漂泊!

本月22日,我们曲师大生物系93级将在母校进行20周年聚会!组织者多次催促我一定参加。在这个特殊时刻,独在异乡的我,突然想起我亲爱的同学们,想起我敬爱的老师!您们过的还好吗!

由此及彼,触景生情,我也想起了我所教过的学生们!

在此,我想喏喏的问一句:我可爱的学生们,你们过得还好吗?

                                                徐希明

                                         2017711日   于河南汝州

补记
       有同学看此文,问我为何当初不做说明,因此形成误解。在此表示感谢!若我当时在班级开说明会,消除误解;我感觉有愧“教师”这一称号,就没有资格继续站在讲台上!其次,我所犯的错误理应受到惩罚!
      其次,说明一下:我称钱辰济是我的铁杆学生,没有歧视其他学生的意思!其他学生则是我的“金杆学生”;因为我犯了错误,您也不说出来,金口不言呀!
                                                                                               7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